做己所爱·爱己所做·享受过程绘画老师走过抑郁活出自己汤凌霄是一名绘画和手作老师,除了绘画,她也掌握了钩针和棒针编织、剪纸手作等技艺,其中,钩针和棒针编织及剪纸都是她自学而来的。她对绘画的兴趣,源自于年幼时总是喜爱漂亮的事物,也喜欢看父亲画画,而手作则是因为她对东西的製作过程非常好奇,常想了解每样东西是经过什幺样的程序才会完成。在成长过程中,她非常喜欢画画,从小学升上中学时,她更特别选读一间设有绘画学会的学校,然后加入学会学习水墨画和西洋画。那时候的她不管看到什幺都画,家里没有电视,父母忙于工作,让她得以把时间和精神都专注在画画上。中学毕业后,她取得美术学院颁发的3年奖学金,却在唸了3个月后逃学,最后放弃。坚持做好自己“那时候觉得课程很无聊,因为很多课程内容,我都在中学时期学过了,也不懂自己要干嘛,就回去家人所经营的蛋糕店帮忙。”后来她转唸新闻系,但也在不久后退学,最后才在广告设计科系里完成学业。当身边许多同龄朋友都在追求自己的目标和理想的时候,她却觉得迷茫,于是一再回到蛋糕店去。这些在许多人眼中看似任性的行为,反而让她慢慢找到了她自己可以接受的方向。踏入职场,她做过广告设计、首饰製作、平面设计。这些都离不开美和艺术的工作。如今,她成为手作和绘画老师,以自己喜欢的手作和绘画为职业,开班授课。不去和他人比较,不必太在意结果,只做当下最好的自己,是她一路走来的坚持。从过去到现在,她一直都在努力耕耘自己的兴趣,但她却发现很多人在工作之余没有自己的爱好和兴趣。“现在的人,尤其是亚洲人,在做事时都有目的,比如为了赚钱,不会单纯地因为喜欢就去做,所以没有精神上的寄託,这样很不好。”对她来说,做自己喜欢、感兴趣的事情其实是一种享受。现在很多的自杀案件,她认为是因为抑郁所致,同时,这也是始于人们在做着自己所不喜欢的事情,却因为金钱不得不继续做的缘故。“因为若停下来的话,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幺,所以就在逃避。其实,经营自己的兴趣很重要。”做不喜欢工作患抑郁症曾经,汤凌霄也因为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而患上抑郁症。当时,她是负责公司营运方面的工作,但这非她喜欢的,而她却因为经济考量而无法离开,慢慢的,抑郁症就找上门来了。由于对抑郁症懂得不多,她起初并未对外求助,直到她萌起自杀念头时,她才向精神科医生求诊。“那时候,哪懂什幺心理治疗和精神科的分别,只觉得自己有问题,所以就去看精神科,然后开始服药。但服药一年后,情况并没有改变,反而觉得一旦停止服药,情况好像变得更严重,所以,我过后也停药了。”接着,她通过和朋友聊天,慢慢学习和情绪相处,并开始察觉自己,同时也辞掉了自己所不喜欢的工作,然后重拾画笔。现在的她有时也会有抑郁的时候,而她也认为,单靠绘画并不能解决情绪上的问题,一切依然得回到问题的癥结。“很多事情,我们自己不是不知道,且心裏都有答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不认同曼陀罗助灵性成长育有3名孩子的汤凌霄希望孩子可以记得“妈妈想学就去学,想学就学会”的生活态度。这是她希望留给孩子的身教。“我常常说,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只有想不想学会的心。”“就好像我不会开车,其实是我根本不想学开车,所以我才学不会。”迄今,只要她有兴趣而且动手去做的手作,她都不曾失败。此外,汤凌霄对唸书的兴趣不大,对数字更是束手无策,但她却沉迷于需要用几何方程式计算才能画的曼陀罗。“我就是喜欢画曼陀罗,喜欢它工整对称的样子,看到自己画出来的形状时,我会很有满足感。我在4年前第一次接触它时就感到很喜欢,过后就去了解曼陀罗的背景。”不过,她认为,坊间指画曼陀罗可以带来灵性成长之类的说法,她并不太认同。对她来说,画曼陀罗就只是一种抒发的管道,而它所带来的也只是暂时性解决问题而已。“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做了能够让你觉得开心,那你就多做啊。”绝不製作重複性作品手作作品总是独一无二,但手作的最大挑战却是时间。由于得兼顾家庭,有时还要开办工作坊和授课,汤凌霄把剩余的时间都花在手作和绘画上。“我无法做到重複製作同样的作品,所以我不会接订单。重複做相同的东西太闷了。手作予我,常常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当我了解一样作品的製作后,我可能就不会想做第二次了。”她曾经完成钩针编织的毛毯,后来就不想再做同样的作品了。“当初学钩针和棒针编织是因为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看懂那些以前一直都看不懂的图,现在知道自己是真的看懂了。”目前,她正编织着送给孩子的毛衣,曼陀罗的绘图也在进行中。此外,她也希望未来可以学习木工、雕塑和陶艺。绝不製作重複性作品手作作品总是独一无二,但手作的最大挑战却是时间。由于得兼顾家庭,有时还要开办工作坊和授课,汤凌霄把剩余的时间都花在手作和绘画上。“我无法做到重複製作同样的作品,所以我不会接订单。重複做相同的东西太闷了。手作予我,常常是满足我的好奇心,当我了解一样作品的製作后,我可能就不会想做第二次了。”她曾经完成钩针编织的毛毯,后来就不想再做同样的作品了。“当初学钩针和棒针编织是因为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看懂那些以前一直都看不懂的图,现在知道自己是真的看懂了。”目前,她正编织着送给孩子的毛衣,曼陀罗的绘图也在进行中。此外,她也希望未来可以学习木工、雕塑和陶艺。享受过程 不设想结果不管是手作或是绘画,汤凌霄总是单纯地去做,专注地去享受那个过程,不会去设想结果。“在做的过程中,只要你觉得开心,那就够了,设想结果只会约束了自己。”作品最后会怎样或应该怎样处理,这些都不会在她的考量里。她曾经因为接了别人的订单去做编织,结果让她痛苦不堪。“我很享受做这些事情的过程,比如在画曼陀罗的时候,我很专注去画,这能让我很开心,至于画出来后应该怎幺处理作品?有人买就卖,若没有人买,那就留着也无妨。“很多激励讲师都会说你需要有梦,我认为梦是在睡觉时才有的,最重要的是要先动手去做,不要去设想结果,做了才来打算。如果连行动都没有,那就不要去奢望自己会有专业的水準。”当人母始体会父母苦心汤凌霄在23岁那年报读广告设计课程,成了班上最年长的学生。当时,由于她过去常常无法完成学业,爸爸因担心她重蹈覆辙,遂每天载她到学院上课,并与教学总监商谈她的情况。这件事情是她最近和父亲聊天时才得知。“难怪当时教学总监会突然找我去谈话,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我才知道原因。”目前育有3名儿女的汤凌霄说,她现在才能够理解父亲当时的心情和感受。“以前的我很专注于自己,没有太过去理会父母的想法,现在自己当了妈妈后才知道父亲当初的那种焦虑。”她感激父亲以往并没有干涉她太多,儘管担心焦虑,父亲还是让她去选择走自己的路。父母蛋糕店成避风港父母经营的蛋糕店在汤凌霄的成长和手作过程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据点,且是她重要的避风港。在成长的过程中,任何时候,只要是她感到困惑或走入死胡同时,她都会放下一切,回到蛋糕店去帮忙,然后在重新整顿自己后再度出发。“我在蛋糕店只是做裱花的工作,蛋糕有师父负责製作。每当我出状况时就回到蛋糕店帮忙的行为,其实是一种依赖,但我很感激自己在这样的环境成长。“在蛋糕店帮忙让我有机会动手去做,这对我的手作有帮助,而蛋糕店也是一个培训我的技艺的地方。”培养自觉能力应对情绪问题面对情绪问题,汤凌霄认为,除了上课学习,最重要的是要有对自己的觉察力。“上课可以让你学习,老师可以教你你所需要的知识,但是你会怎幺去应用,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就好像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的方法,他们教给你了,但是路还是需要你自己去走。“我们得培养对自己的觉察能力,因为去上课后并不代表问题就会解决了。”/何欣瑜 2016.08.19‧2016.08.18
上一篇: 下一篇: